區塊鏈邊緣計算第一股

400-680-1888

 English

礦業這十年:物是人非,理想尚在

自中本聰挖出第一個區塊開始,礦業即算問世。

 

2009到2019年滿打滿算礦業發展已經有足足有十年的時間。十年間礦業從無到有,見證了區塊鏈產業從卑微到輝煌。起起落落之間,礦業在大眾的印象中也經歷從“極客”到“CX者”而后是“暴發戶”今天可能又變成“遲早要涼”。礦業十年的財富神話,并沒有從本質上去改變普通人的認知,原因可能是區塊鏈離生活還是有些距離。

 

互聯在開端時也曾經釀造了全球性大泡沫,然而這并不妨礙互聯網改變我們的生活。現實是,不管公眾態度如何,礦業的存在即有其合理性。如果這個“存在“還展現出蓬勃的生命力,那么我們有理由相信它可能是一個趨勢。

 

一、挖礦產業化之路

 

 

今天的挖礦產業看起來勢頭正旺,事實上,從2009年1月3日中本聰挖出第一個“創始區塊“起,在接下來的一兩年之內,挖礦的工作一直是由中本聰私人電腦獨自承擔。誰也想不到,今后每年數百億產值的礦業出身竟如此“隨便”。

 

1)礦機的專業化之路

 

挖礦本質上就是依靠計算機芯片不停做哈希碰撞的過程。起初,一臺PC就可以是一個挖礦節點,隨后發現用計算機的GPU挖礦效率更高。這個階段稱為泛礦工階段,挖礦的載體是計算機,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礦工。

 

嚴格意義上第一型量產的專為挖礦而生的機器,誕生于2013年的深圳,型號為“烤貓12.8G“,礦機的初代型號面世。2013年的九月世界上第一款ASIC阿瓦隆1開始交付,采用110nm制程芯片。同年年底,比特大陸初代ASIC礦機螞蟻S1量產。

 

礦機走上真正的專業化道路,挖礦產業的大格局也在這一年基本確定。而后,在摩爾定律的作用下,專業礦機不斷迭代,到今天已經是7nm制程礦機的天下。

\

 

2)第一批職業礦工登場

 

同樣也是在2013年,在深圳市公明街道,世界上首個礦場問世。王松用烤貓礦機實現批量化挖礦作業,取名“烤貓“礦場,在僅占半個房間的機器就已經占了當時全網42%的算力。

 

烤貓礦場的落成,意味著依靠礦機收益為生的第一代礦工誕生,當然初代礦工們同時也是礦機的研發者。烤貓礦場的背后還有一批投資者,他們依靠礦場的收益分紅獲得不菲的投資回報,可以講是第一批礦業的投資人也在這個時候就已經存在了。

 

而職業礦工的成型則還要往后追溯。14-15年之間,礦工開始發現電力成本才是決定礦業成敗的關鍵。礦工開始在全世界范圍內尋找廉價能源,經過對比,四川電力能源的價格與體量最優。礦工開始踏上遷徙之路,也就是我們今天講的豐水電的起源。

 

豐水電的發現,使挖礦的利潤暴漲,礦工抵御風險的能力空前強大。能否掌握優質電力資源成為礦工的門檻,礦工真正意義上成為一種職業。

 

3)周圍服務產業的出現

 

判斷一個產業是否成型,最直觀的就是觀察寄生于其身上的服務業是否健全。礦業的周圍服務產業有兩大部分,一是服務于礦機廠商商品流通的渠道及服務于中小礦工的礦池。

 

據報道,最早的礦池于2010年就出現在捷克首都布拉格。鑒于中國礦工的算力占到全網算力的70%以上,服務于大陸礦工的礦池似乎更加有代表性。成立于2013年4月份的魚池F2POOL是國內最早的礦池,一度擁有全球最大的算力。

 

而礦機經銷商的出現時間則顯得有點無法考證。深圳華強北賽格廣場是全球最大的礦機集散中心。最晚到2015年,賽格廣場就有了專門的礦機銷售門店。礦機經銷商的高峰期則是在2017年年底至2018年的年初,頂峰時期,整個賽格廣場的四樓一整層都是經銷各個型號礦機的門店。

 

挖礦產業化依托于專業礦機的問世,成型于職業礦工的出現,發展于礦場遷徙的進程中,最后固化在周圍服務產業的壯大之下。

 

從時間上看,2009年是挖礦的元年,2013年則是挖礦產業化的開端,許多今天在行業內舉足輕重的人物在2013年開啟了自己的礦業之路。

 

南瓜張(嘉楠耘智創始人)、吳忌寒(比特大陸創始人)、毛世行(魚池創始人)、莊重(btc.com負責人)等等都在2013年初露頭角,并且這群人之間彼此盤根錯節都能通過某些人或事串聯起來。

 

從09年到13年四年的時間,礦業才邁出了第一步。而后六年的時間,礦業以所有人都想不到的速度膨脹著,今天礦業已經是一個千億產值數養活十萬從業者的成熟產業。

 

 

二、屢屢涉險,礦業歷史上遭遇的幾次挑戰

 

 

礦業發展的勢頭固然迅猛,但是并不意味著它的來路是一片坦途,也不代表它未來的道路能夠一帆風順。在礦業十年成長的道路上,也遇到過許多挑戰,甚至數次游走于生死之間,產業存亡系于一線。

 

1):歷史上首次百分之五十一攻擊實現,差點動搖礦業的根本

 

POW共識一直以安全性高而傲視群雄,“一人一票“的制度也是礦工們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權利。但是礦業的頭上仍然懸掛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那就是百分之五十一攻擊。

 

當有個體掌握百分之五十一的全網算力,意味著可以利用共識制度為所欲為。2018年之前,百分之五十一攻擊的軟肋在一直只存在于理論之中。

 

2018年9月同樣使用pow機制的另一條套Equihash算法被成功實施百分之五十一算力攻擊,部分已經寫入區塊的數據遭惡意篡改。消息一出,使POW共識的絕對安全性遭遇根本上的否定。礦業面臨著誕生以來最大共識打擊,好在大多數的礦工選擇了堅守,強大的算力使得黑客再無下手的空間。

 

2)算力大戰,去中心化的理想遭受質疑

 

2018年年底,號稱礦霸主的吳忌寒與號稱中本聰本尊的CSW因為意見分歧,進而演化成各立門派的分叉大戰。對立雙方都為了證明自己代表最主流意見,不惜代價調動手中的算力,展開出塊的爭奪戰。

 

大量的算力參與到兩人間的斗法之中,公眾質疑算力實際上已經被少數的人所挾持,礦業一直以來標版的去中心化理想受到強烈的沖擊,這可能是礦業十年歷程中最大的污點。

 

3)pos共識被主流接受,礦業面臨止步不前的大危機

 

礦業十年,全網算力呈幾何倍數級別的增長,帶來安全性的同時,也一直有一股聲音在持續質疑挖礦行為過于耗費社會能源。而隨著POS共識機制的出現,其更高TPS及低能耗等優點逐漸被主流所接納,礦業面臨著被釜底抽薪的危機。

 

十年發展,礦業還要面對政策、行情、黑客、礦工分歧等等的挑戰。然而礦業的生命力也正是在這些挑戰中變得愈發頑強。不能毀滅你的終將使你強大,礦業走過十年用事實回應了一切的質疑與挑戰。

 

 

三 、礦業十年進化,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礦業十年機遇遠遠大于挑戰,一種基于少數理想主義的共識演化成一個團結了幾十上百萬人的產業集群,礦業的地位得到極大的鞏固。但是隨著產業的壯大,各種利益訴求摻雜其中,礦業多少也偏離了原本的初心,得到的與失去的相比究竟是孰輕孰重?

 

1) 屠龍少年正在變成惡龍的模樣,去中心化追隨者正稱霸一方

 

整個POW共識機制的挖礦產業目前年產值已經逼近千億美元大關,產業上游寡頭效應明顯。比特大陸作為礦業最上游礦機生產企業,利用先天的優勢如今把持著接近一半的全網算力,已經是名副其實的礦霸。

 

利益化固然使礦業變得穩固也同時會催生行業寡頭,而寡頭的存在已經嚴重破壞了礦業去中心化初衷。曾經用礦機向中心化的現實機制發出挑戰的少年,如今搖身一變自己成為了某種意義的中心。

 

2)曾經的壟斷制造者,卻變身為衛道者

 

世界上首個礦場“烤貓礦場”一面世便占據了全網42%的算力。因此礦場一向被視作是礦業中心化的始作俑者。在產業化的趨勢下,礦場找到了更加合適的存在方式。

 

礦機托管目前是礦場的主營業務。由于有了礦場的存在,中小礦工們才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大量的礦機雖然集中托管在礦場,然而算力卻分散在遍及世界的礦工手中。

 

云算力的出現則使算力的分散化看到了更遠的希望。通過分拆礦機的算力降低了挖礦的門檻,大部分小白也可以涌入挖礦產業,分散的算力更加符合去中心化的初衷。

 

目前云計算力領域已經初現格局,以RHY礦場為代表的算力平臺構筑起云算力行業的支點。

 

3)核心理念被認可,自身卻仍然處于邊緣

 

中本聰去中心、無國界的理念隨著礦業的成熟逐漸進入主流的視野。其優點也為世人所承認,巨頭facebook就想借助區塊鏈發行libra無國界貨幣,消息一出各方反應熱烈,其中不乏看好者。

 

而作為礦業,今天卻依然得不到主流世界的承認,只能作為一種邊緣化的存在。

 

十年的時間,礦業在礦機廠商、礦工、二級市場之間已經形成一種基于共同利益的互為制約的關系。而處于這種制約中的各方,已經或多或少有一些身不由己,只能被趨勢裹挾著前行。

 

有多少人是抱著純粹的初心進入這個行業,如今卻妥協于各種利益的牽絆之下。又有多少人是單純的逐利者,在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下變成堅定的衛道者,這可能就是礦業的魅力所在。

 

十年礦業,物是人非,好在理想尚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