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邊緣計算第一股

400-680-1888

 English

云算力行業迷思,當熱錢瘋狂涌入時,云算力還會是一門好生意嗎?
別人瘋狂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貪婪。作為巴菲特的投資準則,套用到今天的云算力市場現狀,我們不禁想問現在是該貪婪還是該恐懼呢?


今年上旬,云算力市場突然像剛被發現的新大陸一樣,大量資本涌入進來。生產礦機的比特大陸、做媒體的星球日報、更多的還有業外資本直接殺入云算力市場,林林總總,不勝枚舉。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新出現的云算力平臺超過十家,在此之前,云算力行業內僅有寥寥數家礦業的頭部平臺在維持著,比起紛紛擾擾的二級市場一點都不起眼。


今天,我們能看到活躍市面上活躍的算力平臺百分之八十都是今年才出現,出生不足半年的新平臺。云算力在短時間內受到如此多資本青睞,對于行業來講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一方面行業看,稍微有點啟動資金就可以在云算力市場內隨便開門立派,似乎云算力行業并無實質的無門檻。


于是,作為消費者也好,作為行業從業者也好,總會有這樣的疑問:這個云算力的錢就真的怎么好賺嗎?


\





一、 云算力的起源,
上一波熱潮澆滅在行情之下


云算力并不是一個新奇的東西,事實上,資格稍微老一點的礦工對此應該不會陌生。最早將算力使用權出租的商業模式可以追溯到2014年,那時候還叫“云挖礦”2014年比特大陸旗下云算力品牌算力巢面世,之后幣網、GENESIS MINING、算力吧、VIAbtc、HAOBTC等等同類平臺相繼出現。2014 年到2016年之間的運算力熱潮跟今天資本涌入的云算力市場格局頗為相似,都是短時間內大量同質化平臺冒頭。但是站在我們今天往回看,這些云算力平臺早就難覓蹤跡。


上一輪云算力高峰時數十家公司在市場內博弈,既要與對手拼殺又要跟提防二級市場的劇烈波動帶來的連鎖反應。最終,從上一輪云算力浪潮中存活下來的僅剩我們今天看到的RHY等少數二三個品牌,其中比特大陸對云算力平臺似乎頗為執著,在經過一次失敗后,去年年底又孵化了自己的第二個云算力品牌。 


可見,云算力并非沒有門檻,爆發于牛市大行情背景下的云算力,往往經不住熊市嚴冬的拷問,沒有穿越牛熊周期能力的云算力平臺,往往都是曇花一現,無法兌現對用戶的長期挖礦回報承諾的云算力平臺,大多數以跑路告終。 


至于今年新出現的這些云算力平臺,其中有多少能夠經受住二級市場周期變換考驗,目前還不得而知。




\

二、 受寵的云算力,
高預期回報率成為市場焦點


云算力平臺火爆的直接誘因是二級市場行情逆轉時的向好,資金涌入礦圈,云算力成為一種最低門檻的投資方式。挖礦的三大優勢在云算力產品上面同樣體現得淋漓盡致。


1):相比于二級市場投資,挖礦永遠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相比于二級市場投資,挖礦永遠是以最低成本價獲取標的物的唯一方式。便宜不僅僅是意味著更高的獲利,投資者更加看中的是,挖礦的抗風險能力要遠遠高于二級市場的任何角色,礦工最有可能成為笑到最后的大贏家。


2):挖礦相當于長期強制的定投,不會輕易受二級市場的影響而動搖


挖礦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挖礦收益也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我們完全可以將挖礦看作是一個每日自動定投的過程,由于前期大額成本已經于投入(云算力購買成本),所以挖礦強制性要好于定投,受二級市場波動的干擾很小。


3):挖礦的實業性質明顯,確定性更高


挖礦是通過投入礦機參與維持網絡正常運轉,從而獲取回報的過程。挖礦是嚴格遵循投入產出比的行業,實業的屬性非常濃厚,投機風險及各種不確定性較小,適合作為一種長期投資。


云算力作為挖礦的簡化版,簡化了進入資金門檻、電力資源匹配、礦機運維等繁瑣程序,卻將挖礦的優勢幾乎如數保存了下來,因此行情一回暖,云算力就會受到用戶的瘋狂追捧。


云算力作為一項投資活動,當市場各種平臺開始爭搶用戶時,回報率就成為最有效也是各方交鋒最為激烈的焦點。當前,云算力的基本競爭焦點也基本集中在回報率上,越是新晉的平臺給用戶開出的回報率就越誘人,很多平臺如果進行成本精算的話都是在賠錢賺吆喝。
\



新人基本上會被平臺的預期回報率所主導,而在回報率以外,老礦工一般則會更加關心一個云算力平臺這三大要素:


1):云算力平臺是否兼營礦機租賃、礦機托管等多元化業務。這主要反饋一個云算力平臺是否有自營的礦場,相比目前呼聲很高的礦池結算,多樣化的業務經營模式更加難以造假。


2):參考一家平臺的經營年限,一般經歷過牛熊周期考驗的平臺更加有說服力。牛市能賺錢是理所當然,而用戶挖礦收益的兌現則不論牛熊,所以要求平臺要有抗二級市場波動的運維能力,老礦工常講一家云算力平臺熊市都倒不了牛市就躺著賺錢。


3):挖礦是一個相對規范的行業,應當充分考慮其運營方的信息披露情況。


信息披露包括兩個方面,一是運營主體對自身的信息披露。挖礦是一個規范化的合規產業,平臺方都應該在所在國家或者地區有正規的經營資質,為了取信于用戶,一般運營方也愿意主動披露自身信息。如果查不到或者是運營方遮遮掩掩,一般老礦工都會選擇不與合作。


同時,對于平臺的運營情況也應該所有披露,用戶本身也應該有相關的知情權。平臺的核心的經營數據是最有說服力的,也是一家平臺的自身實力的最佳評判標準,一般不愿意公布運營數據的平臺都是實力較小的初創平臺。


不少新晉云算力平臺只愿意將宣傳口徑集中在預期回報率上,對于自身經營情況只字不提,新用戶應該小心甄別。


\

三、 行業現狀,熙熙攘攘泥沙俱下
云算力市場潛力巨大,有很多觀點甚至認為云算力代表著未來礦業的基本面,于是各方勢力入場占位似乎情有可原,而各方集中進場也導致了行業內平臺之間良莠不齊泥沙俱下。


比如某平臺算力價格略低于行業平均水平,卻賣的是期貨算力,付款與實際挖礦間距三五個月的時間。用戶資金被套牢在平臺上,錯失了大好的行情,兩相對比,實際收益并沒有增加。


某些行業媒體突然間就宣布成立了云算力平臺,至于礦場在哪?有多少礦機作為保障?均一概不提,通過自身媒體的優勢賣力造勢,洋洋灑灑的萬字長文讀來就剩一句話“我的預期回報率行業最高”。


不知其是否考慮:一個云算力平臺背后需要到多少的技術、硬件、運維人才的支撐,這些固定成本又該如何分攤?


新勢力的涌入必然要對行業秩序及固有權威發起挑戰,原本來看都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從目前的實際情況是,資本的涌入并沒有帶來良性的發展,更多的是以套路和花樣的宣傳作為惡性競爭手段。


當隨便一家新晉平臺都敢于開出行業最高預期回報率的時候,我們不禁要問:投資云算力還是一件靠譜的事情嗎?靠燒錢補貼的云算力平臺能夠持續多久?假如再來一輪熊市,不賺錢的他們拿什么兌現用戶的收益?


當前,資本帶來的激進情緒正在云算力行業內不斷醞釀,狂歡的背后是什么誰也不知道,也許要等到潮水退去我們才知道誰在裸泳吧! 


“云算力正是一門好生意”這句話是對用戶來講還是對平臺自身而言的呢?